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天一色

且行且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追求完美、高尚,只是给自己套上枷锁。人生三万六千场,无非戏局,戴着枷锁演出,演的只能是悲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姊丈”  

2014-09-20 16:56:13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“姊丈

“表兄弟,门外徛”,俚语,意思是到了表兄弟这一层关系,亲情淡薄了许多,难能登堂入室。这次我的表兄请我去喝喜酒,娶儿媳妇了,快乐要与我分享,打破的“表兄弟,门外徛”之说。表兄,姨家兄弟,就大我一岁,我可没有叫过他表兄,只是称其大名。当然,他也叫我大名。不过姨家的几个表弟还是叫我表兄的。是我礼节有问题,对几个表弟也是称其大名的。

我是早到的。表兄太忙,没有见到。几个表弟给打过招呼:表兄来了。三表弟说小娘姨和小姨丈来了,在他家坐着。吃饭有早,先会会小娘姨和小姨丈。三表弟家我没有去过,真的是“表兄弟门外徛”了。三表弟带路,说在马路的斜对面,一会就到。村子不大,是两排房子列在国道线的两侧。小娘姨和小姨丈坐在二楼看电视,还与边上的人在聊天。估计电视也没怎么看的。我叫过一声娘姨之后又叫了一声姨丈。娘姨和姨丈是至亲,可我有多年没去看他们了。姨丈本来就没有什么话,我问他答,来过几个会合。

可以吃了吧。其实农村吃喜宴要放礼炮了,礼炮响,开席了。礼炮响再走也不迟,可坐着无聊,还是到现场坐着吧。我们是为吃而来的嘛,这可不能落队。路上我走得快些,他们过马路似乎有点小心。到现场,我的老娘舅已经坐在桌前,我叫了一声,坐在一边。我老娘定神状态还是不错的,这可能跟他穿了一身的新衣服有关。我的老娘舅向来不讲穿不讲吃不讲抽,只讲喝的。古铜色的脸面跟长期喝酒该有一定的联系。我的老娘舅,我能说什么呢,这个年龄还是拼力养家糊口。

“娘舅!”。头看桌上的老娘舅抬头一看,应了一声“‘姊丈’,你也来了!”叫“娘舅”的是我的姨丈。记忆中他们之间就是“娘舅”和“姊丈”这样叫着的。“娘舅”和“姊丈”之间也没有什么话。或许他们有多年没见面了。还好,礼炮响了,开席了,大家都忙吃,少了一些尴尬。我给开了白酒,给娘舅倒了一些。我的姨丈是滴酒不沾的。我的表弟也给倒过几回。我说娘舅的酒量是四两,不知娘舅喝了多少。我吃得差不多就提前退席。外甥孙结婚,高兴吧,多喝一些也正常。

姊,是姐的意思。本来姐妹多说成是“姊妹”。“姊丈”,应该是姐夫的意思。不通,娘舅大娘姨小,叫妹夫才对。这娘舅和“姊丈”可不怎么对称。“姊丈”的叫法在本地通用的。新女婿上门,全村人都可以说“新姊丈”来了。低一辈和几辈的女婿,都给叫“姊丈”。“姊丈”的姊跟姐关系不大。

多一句,我表兄的村子还有一个习俗,喜席的菜上齐了,也会放礼炮的,表示结束。我看到上了果盘的,农村办喜席城市化了。这上果盘是表示菜齐了意思,他们还是依旧放礼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