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水天一色

且行且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追求完美、高尚,只是给自己套上枷锁。人生三万六千场,无非戏局,戴着枷锁演出,演的只能是悲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做米  

2016-01-17 21:09:19|  分类: 生活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做米

回来时,我的母亲要给我一些大米。这大米还是母亲专门给我做的。大米是普通话的说法,跟小米相区别,但本地没有大字,只说米。小米本地叫粟米。粟米属于五杂粮一类,超市里还有卖的,肯定是外地输入。我谢绝了,说自己还有很多米在。也不是很多,但存的两袋米吃上三个月不成问题。这两袋米是亲戚送来的。米也有个保质期问题。

上午到家里,母亲没有在家。我猜测去老爷殿念“板佛”去了。念“板佛”就是念经,不知这“板”的本字该如何写。今天是腊月初八,算是特殊日子,有这个可能。正想着去老爷殿看一看,我的母亲背着一个编织袋回家了。我母亲穿着一件蓝色的外套,这是放尘用的,看来她是“做米”回来。“做米”也说“打米”,相应的普通话是碾米。猜测没有错,母亲是背着一袋去,背着一袋米回来。

母亲说你来得正好,帮我把三楼的稻谷搬下来,再去做一袋米来。有米了,还做什么米呀。母亲说刚做的米有些黑,不好意思给我们吃,再做一些来。这么说来这些米是她下半年拾的稻头做的。下半年雨水太谷,尽管气温低,稻谷没有收割就开始腐烂。我看到母亲晒在屋前霉变的稻头。这些稻头看来是不能食用的。如果不是我回家,母亲今天中午还是吃这些黑米的。

三楼排着四五袋稻谷,这该是母亲几年辛苦拾的稻头。现在农田多是承包给种粮大户,种粮大户是机器收割,地头落角难免没有收净的,大户不在乎这些稻头,这成了村里老人的一项收入。我母亲说自己一天能拾个三四十斤,挣四五十元一天呢。四五十元对她来说还是个挺大的数字。谁拾多了,母亲心里还不平衡呢。其实拾的稻头也没有变现,只是想着做成米给我们这几个老儿子吃。

一袋谷有近七十斤,不知母亲是怎么给搬到三楼去的。按她现在的体力,这么一袋谷她是搬不下来的。把谷搬了下来,放到车的后备厢,给直接送到做米厂去。本村早就没了做米厂,承包人说亏,做米厂也废了。还说大村子,连做个米也跑到领村去,多不方便。邻村的做米厂正常营业,定时的,今天是做米日。母亲不放心,一起去做米厂。我没有单独去做过米的。

把稻谷搬到做米厂,母亲让我在外面等着,说里面太雍。做米厂设备简陋,只能说是个作坊而已。一台电动机带着打米机。打米机上有一个斗,稻谷要倒入这个斗,做成的米从下面流出。把稻谷倒入打米机上面的斗,这是我母亲做不了。其实我也没有这么大的力气,得靠做米厂老板帮忙。待做好了米,母亲在招呼我进来,让把米倒到风车上面的斗,要给米扬净。做米有这么复杂的。我农村出来的,吃商品吃成习惯了。

在车上母亲说到现在米不值钱,现在村里卖的米也是二元三角一块。超市里的米价还有不到二元钱一斤的,这我没有说。我说做米这么麻烦,还得这么费力气,我以前给你买米就是了。母亲说好呀,我一个月也吃不了十斤米。又说不拾稻头,可惜了。明年她还会去拾稻头的。有一个问题,我解决不了,是城里能用小麦换面粉的厂在哪里。我母亲上半年拾了五十来斤的麦头,没有办法变成面粉。边上的村子早就没有磨粉厂。现在村子里人们吃的都是商品面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